1. <em id="em1rg"><ruby id="em1rg"></ruby></em><s id="em1rg"></s>

    2. <th id="em1rg"></th>
    3. <th id="em1rg"></th>
        1. <tbody id="em1rg"></tbody>

          13430667813

          包裝印刷公司

          讓低碳城市順暢運轉:綠色包裝,循環之路

          時間:2023-06-27 10:35:08 作者:九翼包裝 閱讀:


            讓低碳城市順暢運轉:綠色包裝,循環之路

            城市生活中包裝無所不在,從商超貨架上的食品和日用品包裝,到街邊咖啡奶茶店使用的一次性杯子。而隨著快遞、外賣等城市末端物流的發展,從餐盒到貨箱,也產生了大量用過即棄的包裝。

            這些包裝一頭連接生產,一頭連接生活,保障著城市的順暢運轉,給人們帶來了極大的方便,以至于覺察不到它的存在。但實際上,如何才能讓這些包裝更好地循環起來,能夠作為資源去回收再利用,正是城市運轉中需要關注的問題,需要城市管理者、相關企業、研究機構與市民一起合力完成。

            應當如何搭建一條綠色包裝的循環之路?6月10日,在上海市虹口區白玉蘭廣場的世界會客廳,關注中國城市發展進程的澎湃研究所,與Huhtamaki普樂集團發起的思循派Think Circle平臺一起,開啟了一場以“綠色包裝,循環之路”為題的討論。

            在這場討論中,中國循環經濟協會常務副會長趙凱,同濟大學生態文明和循環經濟研究所所長杜歡政,復旦大學環境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志青,Huhtamaki普樂集團纖維包裝和食品服務事業部可持續發展和傳播副總裁Michael Hoffmann,各自分享了自己的觀察、研究與實踐。這次活動由Impact Hub Shanghai可持續消費合伙人杜怡佳主持,也得到了上海市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中國包裝聯合會循環經濟專業委員會,芬蘭國家商務促進局的支持。

            挖掘再生資源的價值

            包裝首要的功能,還是保護其中的包裝物。而循環經濟的核心概念,是如何使資源高效利用。趙凱指出,最近中國出臺的相關限制類強制標準,就是針對一些過度包裝,既讓人們通過包裝能夠拿到產品,實現產品的價值,也關注怎么更好地回收再利用這些包裝材料。

            再生資源的價值值得重視。Michael Hoffmann說到,用過的紙杯是富有價值的再生資源,并不是廢品。他以歐洲推進的紙杯回收項目為例,證明它們是可以被收集、分類和有效再利用的。實際上,過去20年里,由于受到上游木材供應的限制,原生紙制品產量沒有太大變化。但紙制成品的實際產量增加了4倍。究其原因就是回收利用。這說明回收是有效的,它減少了對自然資源開發使用的壓力。

            中國城市則更有挖掘包裝方面再生資源的潛力。杜歡政說到,包裝大概有1.2萬億左右的產業規模。所有產業發展都離不開包裝。而上海推動垃圾分類以后,垃圾增量當中大部分是包裝的問題。

            需看到包裝在碳減排方面的作用。杜歡政指出,中國的碳排放是100億噸,如果所有資源都循環利用,碳排放可減少25億噸。根據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的數據,到2035年,社會使用的產品量越來越大,循環經濟對碳減排的作用可能達到46%。在包裝方面,以Huhtamaki普樂在中國上海的紙杯回收項目試點為例,杜歡政指出,項目得到了可觀的減碳數據,這些都是重要的參照。

            循環經濟的原則,包括減量/Reduce、重復利用/Reuse,以及回收/Recycle。Michael Hoffmann指出,重復利用/Reuse的原則不錯,但面對某些特殊行業,比如食品服務行業時,情況有所不同。

            這時,數據是科學決策的依據。Michael Hoffmann舉例說,以歐洲寶貴的水資源為例,如果餐飲行業將使用一次性餐具改為采用讓餐具可重復使用的消毒系統,實際會增加3.4倍的用水量。每年額外產生40億升的用水量。這是一個巨大體量。此外二氧化碳排放量將增加2.8倍,相當于一個擁有750,000輛汽車城市的排放量。

            Michael Hoffmann說到,近期在歐洲所見的廢棄物可持續處理的層級管理體系中,從減量到重復利用到回收,回收正在下降。他認為,這是歐洲政策想要回避廢棄物回收再利用的問題。紙制品的回收再利用,正是其中典型的情況。

            需要直面問題,才能找到創新之路。李志青指出,科技創新是非常重要的驅動力,使得全球范圍內,單位GDP的資源和能源的消耗,在過去50年里大大下降。

            李志青說到,正是得益于科技進步,目前能夠精準追溯和檢測很多環境影響。過去無法追溯,便籠統歸為外部性。當下已經可以明確相應的排放主體和影響程度。

            由此,當下更需要以科技手段,挖掘資源再生潛力。當然,這還需要整個城市系統、金融系統等方面的協作。

          綠色包裝合作圖片

            達成系統性的方案

            循環經濟要采用系統的思維模式。趙凱指出,這意味著,要從前端的生態設計、材料裝備,到使用環節以及廢棄以后回收再利用,構建一個體系,并且使其能夠正常運作。如果只關注一點,哪怕這一點做得很好,放到體系當中,也會舉步維艱。

            在城市系統中,存在一些常見的障礙和堵點。杜歡政教授舉出逆向物流的例子,說明城市管理方如何配合疏通堵點。一般的物流是從生產端到消費端,而逆向物流指的是,從個體的消費端回收廢棄物,并累積成一定規模,回到規?;墓S進行處理。背后意味著,城市的再生資源回收體系,連接末端的生產工廠,缺乏直接運轉的動力。這需要政府拿出空間資源,讓回收物存到一定量,才能規?;?,進而讓各方獲利。如今上海出臺了政策,會拿出1%的土地,做低附加值廢棄物的倉庫。對于確保系統順暢運轉,這無疑是很好的措施。

            由此,杜歡政認為,總體的模式大致是:政府提供土地,企業市場化建設運營。后端則是專門規?;幹脧U棄物的生產工廠。這些工廠應該是原生產企業,以此更好地引領供應鏈。

            關于綠色包裝,杜歡政教授還舉出循環載具的例子。當下,一些地方的郵政部門和車管所,采用循環箱給車主寄車牌,箱子可返回并多次使用。而一些品牌公司,在從工廠到倉儲到門店的貨物運輸過程中,也越來越多地采用循環箱。這些循環載具會帶來包裝行業與物流行業的改變。

            李志青指出,綠色包裝已納入國家發改委最新的綠色產業指導目錄,即循環經濟在包裝方面的做法已被國家認可。這其中的用意并不是要給補貼,而是要讓市場去接受這個標準,在這個標準上,去規范生產和消費行為。而這又要建立在市場的基礎上,否則生產者和消費者無法真正接受和執行這個標準。

            政策要尊重回收品類規?;l展的基本規律。李志青也提及包裝回收規?;钠款i。他指出,規?;谋澈笥谐杀?,需要通過更大區域內的政策均等化,一定程度上克服地方壁壘,形成有活力的市場,讓回收的系統更為通暢。比如,長三角的一體化程度已非常高,但省與省之間的標準、政策、補貼各方面仍有很大差異??朔@種差異性,才能實現規?;?。否則,企業回收的設施設備無法充分運轉,回收產業發展動力也會變弱。

            同樣,Michael Hoffmann也說到,萬事萬物存在于系統中,需要系統化地看待問題。必須了解其中各個因素如何相互聯系,否則將無法真正理解其中的影響因素。擁有這樣的思維模式,會能夠更好地應對氣候變化、溫室氣體排放、水消耗、其他污染問題,等等,探索更優的可持續解決方案。

            企業更關心自身如何提高效率,更好地創新。Michael Hoffmann說到,普樂將可持續理念貫穿產品設計、制造等方面,也為此引進技術人員,并嘗試開發完整的導則系統,希望可以在整個歐洲,甚至其他地區執行。

            讓可持續發展本身可持續

            循環經濟不能僅止于試點,要讓包裝產業可持續發展的嘗試本身可持續。李志青說到,從經濟學理解,綠色包裝的核心,是將包裝生產利用過程中對生態環境的外部性,特別是一些不利影響,如何內部化到生產者和消費者身上。這就要考慮包裝生產過程,回收過程和循環利用過程的成本收益。

            李志青強調,這看起來是制度和法律問題。但在關注環境的同時,需要考慮對企業產生怎樣的外部性影響。如果把壓力過度強加在生產者消費者身上,那么把整個生產和消費過程壓垮的同時,也并沒有解決環境問題??傊?,要尊重背后市場經濟的規律。

            Michael Hoffmann也有同樣的看法。他認為,良性的規章不能阻礙創新的發展。歐洲正在通過的某些立法,主要是對某些完全可回收的產品實施禁令,對可回收再利用的食品服務基礎設施行業而言,實際是阻礙和扼殺了創新。

            他介紹到,Huhtamaki普樂積極關注可持續發展,但這些并非沒有成本。因為試點項目的實驗性,各環節都需要花更多費用。而這些投入不一定會轉化為企業的收益增加。作為一家公司,Huhtamaki已非常努力地在所經營的所有不同市場中兌現承諾。

            針對之前提及的歐洲試點項目,Michael Hoffmann也指出,其商業可行性非常重要。比如,與Stora Enso合作的紙杯回收項目,兩年啟動期之后,必須能夠獨立進行商業運營。否則,如果兩年內無法自負開銷獨立運營,Huhtamaki普樂不能繼續提供補貼支持,這個項目就失敗了。Michael Hoffmann也贊同上海的做法,如果更多讓地方當局參與其中,將對項目成功發揮重要作用。

            驅動包裝產業更好地向綠色轉型,金融方面也可以提供支持。李志青介紹了當下中國正在制定的轉型金融目錄。即提供低成本的資金,引導高碳企業在相對較低的位置向綠色生產轉型,而不必馬上采取接近零碳的高目標,旨在遵循公正轉型的概念,在軟著陸中釋放轉型的風險因素。未來一定會覆蓋所有傳統產業。實際上,當下和可持續發展掛鉤的金融產品比較多。但迫切需要制定統一的標準。

            李志青認為,包裝企業正在從傳統向綠色轉型,應該積極參與標準制定過程。企業才真正了解所在行業相對綠色的技術工藝和設施設備,經濟金融學者結合企業和行業的狀況,可確定那些能夠為其提供金融支持的工藝與設備,以此驅動企業向低碳綠色生產漸進轉型。

            而包裝產業低碳轉型,另一個重要且實際的意義是:幫助下游企業,應對全球范圍的碳關稅。當下,歐盟已開始執行相應做法。李志青指出,中國碳市場的建設當下進入第三年,最終目的是為碳排放定價。包裝行業的綠色低碳發展本身,關系到以出口為主導的這些下游產業未來在國際社會的碳競爭力。李志青認為,實際減排的空間、參與碳市場交易的空間是比較大的,企業可以考慮盡早通過碳市場參與碳交易。

            轉變觀念,一起合作

            包裝回收循環的第一步,是每個作為最末端的消費者。因此,全社會的努力都很重要。杜歡政提到,在整個循環經濟體系當中,需要有前端城市搭建的體系,有后端作為引領的龍頭企業,中間要有生產者責任延伸制度,把大家串在一起。其中,社會組織、研究機構都需要發揮作用。全社會多主體,連結產業鏈整體,才能夠做成這項工作。

            參與6月10日思循派討論的嘉賓,均來自與循環經濟和綠色包裝相關的不同領域。關于企業應有哪些作為,杜歡政指出,企業需要負擔研發的責任,必須要有能夠讓材料循環起來的技術,有理念和能力的大企業更應去做這件事。另外,企業還需要整合循環經濟的供應鏈,在一系列過程當中,提出還有哪些痛點,大家去具體推動解決。

            比如,以Huhtamaki普樂在中國上海的紙杯回收項目試點為例,其后還需要把領域和空間放大,去進一步研判相應的難點和需要的支持。

            消費者是非常重要的環節。杜怡佳說到,尤其是年輕的消費者,很難再用比較教條或刻板的方式去說教。自己所在機構,正在跟一些消費品牌,推出創新的活動和產品,讓消費者可以參與和感知這類綠色的生活方式。

            Michael Hoffmann也認為,消費者教育尤為重要。他觀察到很多類似的活動。另外,歐洲大眾語境中,廣泛認同“Reuse/重復利用是最好的方式”。但至少在餐飲行業,可能并非如此。從科學角度出發,這在很多場景中并不適用。實際上,不能對產品做孤立比較。

            對此,李志青也指出,包裝關系到千家萬戶,要建立方法學和相應的標準,測算減量化包裝的消費使用,以及綠色包裝消費使用過程中減少的碳排放,是比較容易做到的。上海去年已通過了碳普惠的建設工作方案。這意味著,人們日常消費過程中產生的碳,未來都可以進入綠色金融的范疇。

            趙凱說到,在促進可持續發展的過程中,對每個人而言,如果能讓人們意識到,自己所干的這件事本身非常有意義和有價值,人們就會主動去開展和推動。因此,要做正向的傳播,把綠色的概念植入衣食住行的每個行動,進而讓深層觀念向循環經濟轉變;而在物品這一方面,需要讓對環境更加友好的材料涌現出來,讓技術裝備要更好地提升,使得消費者能夠去更好的選擇,由此可形成良性的循環。實際上,這跟每個人的生活息息相關,不是說我們去拯救地球,而是拯救我們自己。



          上一篇:深圳白酒包裝廠家為何都選擇九翼包裝?

          下一篇:2023 中國印刷業創新大會來了!

          返回
          在线小视频777_巨乳美女自慰到喷水_国产剧情视频在线毒龙_国产剧情视频在线毒龙
          1. <em id="em1rg"><ruby id="em1rg"></ruby></em><s id="em1rg"></s>

          2. <th id="em1rg"></th>
          3. <th id="em1rg"></th>
              1. <tbody id="em1rg"></tbody>